不要脸的回来了。

【张新杰X懒砸】君生我未生

1.懒砸生日快乐!!!

2.OOC

3.以后我也要和你相亲相爱哟!


毛毛的小雨,空气里总是闷热的,这种天气最要人命,全身都黏糊糊的。苏懒整个人缩在办公椅上,一条小腿有一下没一下的荡着,房间有些昏暗,还有些许故意压低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

 

终于门开了,房间立刻变得敞亮,门口里站着一男一女,逆着光看不太清相貌。

 

“苏懒,过来。”女人压着内心的兴奋,而导致声音有点不稳。

 

苏懒整个人懒洋洋的,从办公椅上蹦跶下来,慢吐吐的走到女人的旁边。这下倒是看清楚男人的相貌了,25岁左右,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上身是洗的发白的衬衫,和深蓝色的领带,衬衫扣子扣得一丝不苟,衣服的下摆悉数扎进的西装裤里。男人刚刚开始神色严肃,待到苏懒走过来时,脸色才有了一丝松动。

 

“这是你的养父。”女人介绍道。

 

女人话音刚落,男人便蹲了下来,眼睛与苏懒平视,带着温和的笑。

 

“你好,我叫张新杰。”自称张新杰的男人伸出了手。

 

苏懒愣了片刻,在女人的催促声中伸出手与男人碰了碰,结果张新杰一下便抓紧了,男人的手宽厚而有力,手心传过来的暖意直达心底,苏懒刚刚开始还有点反抗,片刻后便顺从了。

 

 

 

 

 

在整理行李的过程中,男人并没有出手帮忙,而是站在门口耐心的等待。苏懒是个孤儿,现在已经12岁了,因为不像其他孩子活泼会说话,所以一直被孤儿院的院长视为麻烦。其实苏懒并不是不善言辞,只是因为太懒。因为懒得说话,所以不想交际,所以没有朋友,而并没有人愿意领养一个孤僻的孩子。

 

以至于听别人说有人领养自己的时候苏懒还以为听错了。

 

会不会是那些卖器官的?

 

苏懒的脑海中突然出现这样的设想,随后又被自己否认了,孤儿院会实现查找领养人的身份,确保安全后才会让其领养,况且……苏懒偷偷的转过头看着门口的男人。

 

长这样倒也不像是器官贩子。

 

苏懒的行李不多,在孤儿院里也没有朋友,一下子就好了。男人双手掂量了一下苏懒的行李,问了句自己提得动吗?

 

苏懒点点头,男人也没再说什么,便把行李还给了苏懒。

……一定是个单身狗!!!!!

 

苏懒提着自己的行李,内心诽谤。

 

走出孤儿院的院门时,苏懒回过头好好的打量了一番自己度过了十二年的地方,心里轻轻的说了句再见,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院门口有辆黑色的面包车,张新杰帮苏懒把行李放在后备箱后,同苏懒一起坐在的后座,苏懒有些好奇坐在驾驶位上的男人,无奈座位的限制,根本无法看到驾驶位上男人的面容。似是看出了苏懒的好奇心,张新杰在一旁喊了声。

 

“韩文清。”

 

韩文清,这倒是个好名字。

 

苏懒心想。

 

然后下一刻苏懒后悔了,韩文清回过头与苏懒对视。

 

一秒

 

两秒

 

三秒

 

苏懒赶忙侧过头,捂着自己的心脏。耳边传来张新杰的轻笑声。

 

……这家伙故意的吧!!!!!

 

张新杰摸了摸苏懒的头,苏懒壮着胆子拍掉了张新杰的手。张新杰也不恼,开口道:“我虽然是你的养父,但你就不要叫我爸爸了,叫我叔叔便好。以你的年龄应该是上初中了,我是一名高中老师,你先在我家适应一下,一个星期后我会给你安排学校,明白了吗?”

 

苏懒还恼着张新杰,把后脑勺给张新杰看,过了好久才闷闷的回了声嗯。

 

 

 

 

到了目的地,张新杰跟韩文清道了谢,便领着苏懒上了楼。张新杰家住在4楼,由于天气原因没多少人愿意出门,所以电梯里倒是很空,张新杰提着苏懒的行李进了屋。

 

张新杰的屋整洁的出乎苏懒的预料,原以为张新杰一名男教师的屋子并不会多么的干净。苏懒暗自咂舌,这叫她一个懒癌晚期患者咋办?

张新杰说:“你的房间上面挂着你的名字,过会儿我去买菜,希望在我回来之前你能把东西都安放好。”

 

苏懒点点头,然后在张新杰的指示下换了鞋,进了屋。

 

“你喜欢吃什么?”

 

苏懒看着客厅里的落地窗,心里一惊,完全没有意识到张新杰的询问。

 

张新杰叹了口气,手一捞,把苏懒拉了过来:“晚饭想吃什么?”

 

苏懒有些懵,张新杰一个成年人,身高优势十分的明显,苏懒整个人都在张新杰的阴影下,张新杰五官并不精致,但是和在一起却有着难以言表的气质。

 

怎么说呢……这大概就是禁欲男神?

 

外面在下雨,在路途上张新杰不可避免的沾到了些雨水,黑发有些湿漉漉的,水珠沿着发梢地落下来,顺着好看的脖颈曲线,再滴入身体里。

 

说不出的色情……

 

苏懒向后倒退的几步,稳了稳心神,缓缓的开口:“呃……青菜吧?”说完抬头观察了一下张新杰的脸色。

 

张新杰看了看苏懒,摇了摇头:“我去买点肉,你是长身体的时候。”

 

 

 

苏懒整个人窝在沙发里,电视播放着毫无营养的电视剧,苏懒眼神不可抑制的往厨房的方向飘。张新杰的房子不算大,客厅与厨房就一个类似于酒吧吧台的隔断,餐桌就在厨房旁边,张新杰背对着苏懒,这让苏懒更加肆无忌惮的打量对方了。

 

此时张新杰围着粉色的围裙,与本人的气质完全不符合,但却莫名的和谐,袖子半挽着,露出白净的手腕,黑发贴着脖颈。

 

“好了。”张新杰把饭菜摆放好,招呼苏懒过来。

 

“哦……哦哦。”苏懒仓皇的关掉电视机,心里猜想着张新杰有没有看到自己在偷看他。

 

刚刚落座,苏懒看着令人拇指大动的菜肴,把内心那点忐忑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在孤儿院没什么好吃的,虽然没有条件,但是不代表苏懒不爱吃美食。

 

苏懒沉迷与美食中,完全没有在意到张新杰温柔的笑意。

 

张新杰轻笑着,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爱吃。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苏懒很快的就发现自己那所谓的养父逼死她这个懒癌患者的行为。比如早上八点必须起床,八点半必须吃早饭,然后在出去运动两个小时,晚上必须十点就上床睡觉。

 

苏懒有时会被张新杰叫到书房里去帮忙登记分数,不得不说张新杰真是有点强迫症,书架上的书必须按照高矮一律排好,张新杰写得一手好书法,正楷字。在张新杰看到苏懒颇有草书风范的字后,于是日常活动中又加上了练习书法。

 

刚刚开始苏懒不太习惯用毛笔,张新杰就站在背后,搂着苏懒,将自己的手附在苏懒的手上,一笔一划的教学,有时的撇过头在苏懒耳边低声问道:“习惯吗?”每每此时,苏懒的手总会一抖,毛笔就画出了完美的抛物线,然后张新杰总会无可奈何的叹口气,再接着手把手教学,如此恶性循环。

 

苏懒上的初中离张新杰的房子有点远,每天的五点四十起来去赶车子,让苏懒意外的是,张新杰总会为她准备好早餐。有次苏懒想着到底张新杰起的有多早,于是苏懒把闹钟定到了五点,结果第二天还是五点四十,苏懒郁闷,出门时也没给张新杰道别。当然也没注意到张新杰眼底隐藏的笑意。

 

难道不知道查房这件事情吗?

 

 

 

 

日子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苏懒有的时候会好奇,想张新杰这样优秀的人,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每每张新杰被苏懒间接或直接的质问关于女朋友的问题,后者只会用食物转移话题,要么就是微笑不说话。

 

……用美男计犯规啊喂!

 

苏懒一把抓起薯片塞口里,并不想和张新杰讲话。

 

也不是没有人给张新杰推荐女孩子,张新杰总会推辞着没时间,实在逼急了就把苏懒拿出来当挡箭牌,说什么这个孩子本来有点孤僻,要是又来个生人恐怕不太合适。

 

我呸!我是懒好吗?

 

苏懒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人把自己接回来就是为了拒绝相亲?

 

中考的时候苏懒有点紧张,进入考场之前转过头看着张新杰,手死死的拽着张新杰的袖口,按照往日,张新杰一般都会拍拍自己,然后离开。然而这次张新杰却没有,只是摸了摸苏懒的头,然后俯身,吻上了苏懒的额头。

 

张新杰平时总是冷静自律的,虽然对自己很温柔,但是从来没有十分亲密的举动,嗯,教书法的时候除外。

 

这样超出认知的举动,简直是让人更加紧张好吗!!!

 

中考结束后,苏懒在校门口等着张新杰,原本以为要坐班车直接回家,没想到张新杰却拿了两张电影票,对着苏懒扬了扬手,霞光笼罩在张新杰的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边,苏懒的心脏不可抑制的加快了。

 

“走吧,庆祝一下。”张新杰说。

 

也许是天气太热的缘故,苏懒红了脸,手心传来令人心安的温度,高温的天气总是会让人胡思乱想。

 

比如苏懒觉得张新杰没有找女朋友挺好的,比如苏懒觉得张新杰是个很理想的对象,比如13岁的年龄差其实也没什么,再比如……苏懒偷看着张新杰的侧脸,其实这样一直走下去也挺好的。

 

去领成绩单的时候,苏懒挺紧张的,张新杰也没有要求苏懒一定要上他所在的高中,倒是苏懒心下要求自己,之前苏懒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执念,中考结束那天,苏懒完全明白了。那种懵懵懂懂的情愫,不知道什么时候萌发,然后生根发芽。

 

 

 

张新杰在书房里练字,不知道为何心总是静不下,总是抬抬头看着墙上的挂钟,心里牵挂着那个小孩儿,怎么还没回来。

 

再提笔,却怎么也下不去,于是便痛快的搁笔,把书房的门打开径直走向门口,刚刚走到门便突然打开了,迎面便是一个熊抱,小孩儿头蹭着自己的肩膀,语气里抑制不住的欣喜。

 

“我考上了!!!考上你的高中了!!!”

 

张新杰低垂着头,看不清出情绪,双手轻轻的搂着苏懒,低不可闻的回答。

 

“真好啊。”

 

苏懒特别兴奋,到了晚上十点中该睡觉了还在床上蹦跶,张新杰没法,只好把人给搂着,逼着苏懒睡觉,苏懒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一个翻身把张新杰压在身下,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缠着张新杰。

 

“你陪我睡一觉吧。”

 

张新杰本来是想拒绝的,想要推开苏懒,又不敢开用力,怕伤着。

 

抗拒了几下,张新杰也妥协了,回抱住苏懒,低声说了句晚安。

 

黑暗中,张新杰看着苏懒熟睡的侧脸,搂住了苏懒,确保不会让苏懒难受。

 

就这一次吧……

 

张新杰想着。

 

就这一次。

 

 

 

 

苏懒觉得很奇怪,张新杰对自己的态度十分的奇怪。

 

平日也没什么转变,会叫自己起床,会给自己做饭,也会教导自己写作业。行为与平日完全没有任何的转变。但是,就是很奇怪。

 

苏懒皱眉,在草稿子上胡乱的画着,看了看手机,时间也快是张新杰回家了。

 

或许自己要泡杯茶给张新杰?

 

苏懒起身,伸了个懒腰。张新杰给自己的房间特别用心,课桌就在窗户旁边,苏懒活动活动筋骨,不小心就看到窗外的景象。

 

张新杰和一个女子并肩走着。

 

苏懒入坠冰窖,头皮发麻。或许她该下楼去询问一番,或许事情并不是那样的,也许那个女人是同事,或者只是顺道而已……

 

有那么多的可能性,但是这与自己有关吗?

 

张新杰是自己的养父,他找个伴侣何必过问自己呢?

 

苏懒觉得自己的全身的血液冰冷,退后了几步,最后跌入了靠椅上。

 

都快忘了,那人根本就没有说过喜欢自己呀。

 

苏懒捂住自己的脸,无声的哭泣。

 

 

 

张新杰打开门,为身后的女人开门,十分绅士的弯腰:“请进。”

 

女人笑了笑,便进了家门:“多谢张老师了。”

 

张新杰颔首,没见着苏懒的身影,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女人道:“您的女儿了?”还不等张新杰回答,便听见“咚”的一声,两人循声望去,苏懒黑着脸站着。

 

张新杰问:“你怎么了?”

 

女人一见,便知道苏懒就是张新杰领养的女儿,立马换上了笑脸,走到了苏懒身旁,轻轻的拉起苏懒的手,语气要多温柔又多温柔:“你就是张老师的女儿了吧?我叫胡芳,你呢?”

 

苏懒抬头看着胡芳,一声不吭的抽回手,胡芳尴尬的站在原地。张新杰脸色一沉,“苏懒!”

 

苏懒闻声看向张新杰,声音有些哽咽:“你不要我了吗?”

 

张新杰一愣,没有回答苏懒的问题。

 

苏懒慢吞吞的走向张新杰,就如当年张新杰领养自己时,又开口道:“你果然不要我了吧。”

 

张新杰一把揽过苏懒,有些尴尬的对着胡芳抱歉:“对不起,您先出去吧。”胡芳也明白此时不适合对苏懒摊牌,对着张新杰理解的笑了笑,出了门。

 

听着楼道的渐渐消失的脚步声,苏懒抑制不住的哭了出来。

 

张新杰本想教训一下苏懒的,谁知却是这样的情况,眼下一片慌乱,只好紧紧的抱着苏懒,一声一声的安慰。

 

苏懒不停地哭,死死的攥着张新杰的衣服,生怕张新杰会离开一样。

 

“你不要找女朋友好不好……你不要结婚好不好……”

 

“你说我怕生人,你就不要再找别人好不好……”

 

“求求你了,不要相亲,不要带别的女人回家……”

 

“我真的……真的……喜欢你啊……”

 

因为喜欢,所以不想让你与别的女人接触。

 

因为喜欢,所以任性的认为你是自己的。

 

因为喜欢,所以才会害怕你离开。

 

我那么喜欢你,那你呢?

 

客厅里只有苏懒抽抽搭搭的哭声,张新杰没有回应苏懒,只是不停地拍打着苏懒的背。苏懒哭累了,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多么的突兀,也意识到刚刚自己不小心把埋藏在心里的秘密就这么说出来了。

 

心里一阵慌乱,也不敢抬头看张新杰,只好死死的埋在张新杰的怀里装死人。

 

死就死吧……反正张新杰也不会把自己扔下的。

 

正当苏懒准备抬头引来张新杰的呵斥,却是张新杰吻了上来,不是额头,不是脸颊,而是嘴唇。

 

苏懒瞪大眼睛,满满都是诧异。

 

苏懒只觉得自己的脑内仿佛噼里啪啦的炸了烟花,张新杰没有得寸进尺,只是在唇瓣上流连,一吻毕,看着一脸迷惑懵懂的苏懒,张新杰笑了。

 

“嗯,我也喜欢你。”

 

张新杰一向稳重,把自己的感情管理的十分严谨,到底是什么时候对苏懒产生其他的情感,张新杰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是她的养父,所以在认知自己对苏懒产生其他的情感是,他立刻改变了自己的态度,这样不伦的情感是肮脏的,是不能被人所知的。

 

但是张新杰没有想到这样的感情会有所回应,惊喜之余便是放松,捆绑在内心的枷锁此刻也瓦解了。

 

既然两情相悦,那边无所顾忌了。

 

于是张新杰便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晚上。

 

“张老师……我……”

“驳回。”

“我还没说要求呢!”

“等你18岁的时候,我自然会睡你,不用着急。”

“……”

 

 

END

 @右手一只鸭 


评论
热度(10)
  1. 右手一只鸭左手一只鸡 转载了此文字
    标题看上去是个BE啊!!!!!!玛德 居然泼我狗血2333333最后也没有睡上新杰!!!!!!你赔我

© 左手一只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