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脸的回来了。

【邱乔/联文】十六。

祝宥爹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感谢宥爹以一人之力养着三个儿子!

新的一岁也要跟着宥爹吃粮!

 @熙宥 




乔一帆紧紧的握着手机,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心头思绪万分。

 

明明已经在脑海里排练了无数次,绞尽脑汁想了各种各样的开场白和后续,然而在面对正主时,之前的准备全部分崩离析,溃不成军。只剩下干巴巴的“你还记得我吗?”和“你最近过得怎么样?”这样仿佛老情人重逢一样烂俗的语句。

 

更何况他和邱非压根也不是什么老情人。

 

最后还是以邱非“我有事,待会儿聊。”作为结尾。

 

乔一帆将寥寥的几语的聊天记录滑上滑下的看了几十遍,恍惚间回到了快要和邱非失去联系的日子里。

 

那个时候,自己和邱非的聊天记录只剩下早安和晚安,或者聊到一半被同学叫走,匆匆留下几个字,最后回过头发现对方已经发了晚安,早已睡下。

 

好几万公里,隔绝的不仅仅是七个时差,更隔绝了邱非和乔一帆之间的交流。

 

乔一帆有些气馁的放下手机,抱着一米多的皮卡丘玩偶在床上滚来滚去。

 

这个皮卡丘是邱非送给乔一帆的毕业礼物。

 

当时邱非冷着一张脸,抱着一个巨大的皮卡丘玩偶,真是说不出来的违和,看着这样的场景,乔一帆很不厚道的笑了。

 

于是在大街上,一个一米八的男孩一手抱着玩偶,一只手拼命捂着旁边稍矮一点男孩的嘴,表情不知道是恼怒多一点还是羞赧多一点。

 

让人不由得感叹,这两个人关系可真好。

 

最后乔一帆顾着邱非的面子,将邱非带进了自己的家里,乔一帆一边摆弄着巨大的玩偶,一边问邱非:“为什么要送我皮卡丘?我以为你会送我独角兽的。”

 

乔一帆的确很喜欢独角兽,他给邱非带的帽子是独角兽的造型,有的时候上课见邱非睡着了,玩性大起便在邱非手臂上画个独角兽,或者邱非给自己讲思路的时候没听懂,也会在草稿本书涂涂画画,不觉间又是一只独角兽。

 

邱非说:“你给我取外号是皮卡丘。”

 

闻言,乔一帆愣了一下,没想到当时自己一个玩笑话被邱非当了真,起因是邱非给自己的QQ备注是独角兽,乔一帆不服气便给邱非起了一个皮卡丘的外号,仅仅是因为“邱”和“丘”同音,再加之邱非本人和这类萌萌哒的东西气质相差极大,合在一起有一种迷之萌感。

 

不过这个外号乔一帆也只是偶尔在两个人的时候叫一叫,从来没有在同学前叫过,也就是说这个外号只有自己和邱非两个人知道。

 

这样的认知让乔一帆无比喜悦,这可是独属于自己和邱非两个人的秘密呀。

 

乔一帆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感谢说出口,就被邱非打断了。

 

邱非说:“我毕业了要去外国留学……这个玩偶当作我陪伴你吧。”

 

事后,乔一帆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自称解决无数感情问题的同事戴妍琦,结果被对方抓着领子吼:“都这样了,还告诉我邱非不喜欢你???”

 

乔一帆被人吼得有点懵,后知后觉的问:“怎么就是喜欢我了呢……邱非他都不主动……”

 

戴妍琦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都知道邱非是个闷骚,怎么对付闷骚?主动出击啊!疯狂直球啊!”

 

于是乔一帆在戴妍琦的威胁下,鼓起勇气加了邱非的好友,再然后便是这样不上不下尴尬的局面。

 

乔一帆抱着皮卡丘滚累了便坐起来正对着皮卡丘,胡乱的撸着皮卡丘的耳朵,自言自语道:“你说邱非还把我当朋友吗?”

 

乔一帆摁着皮卡丘的头,让它做出点头的动作,随后又开始蹂躏皮卡丘的耳朵,“可是我不想做他朋友啊……”

 

乔一帆还记当初自己坐到邱非旁边时,周围同学怪异的眼神,然而座位上的邱非却不为所动,只是看了一眼乔一帆不咸不淡的说了句:“邱非。”便自顾自的趴着睡觉去了。

 

因为乔一帆初来乍到,抱着就近原则,乔一帆就主动和邱非交流,然而邱非上课不是睡觉就是发呆,下课了也带着耳机听歌,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乔一帆无奈只得从食物开始进攻。

 

乔一帆发现每次下了早自习邱非就会去学校的超市买泡面吃,乔一帆忍不住便问道:“你每天吃这个不腻吗?”

 

邱非停下动作对着乔一帆摇了摇头,继而低头继续吃泡面。

 

乔一帆立马母爱泛滥,也不管邱非同不同意,自发的给邱非带早饭,刚刚开始邱非还有些拒绝,到了后来邱非也逐渐接受了,这样的转变让乔一帆特别开心,觉得自己和邱非已经是朋友了。

 

因为给邱非带早饭的缘故,乔一帆多少也知道了邱非家里的情况,所以乔一帆对邱非愈加好了,乔一帆觉得邱非虽然看起来很冷淡,但其实邱非的心里也是渴望温暖的,只不过是他太害怕失去,与其承受失去后的痛苦,不如在很早之前就拒绝别人的好意。

 

乔一帆和邱非关系真正的转折点是高二时邱非的生日。

 

在那之前乔一帆虽然知道邱非家里的情况,但是邱非对于自己的生日只字未提,无奈之下,乔一帆只得厚脸皮的去办公室找班主任说自己填个人信息的时候把身份证号码写错了。

 

班主任笑了笑便把表格给了乔一帆,因为乔一帆和邱非是同桌,两个人的信息是相邻的,十分好找,乔一帆火速瞄了一眼邱非的身份证号,九月二十一号。

 

乔一帆暗暗记下邱非的生日,然后对班主任说是自己记错了,把表格还给班主任后便回到了教室。

 

乔一帆的母亲是个甜点师,自己开了一家蛋糕店,乔一帆休息时就会去店里帮会儿忙,抽空也会学做小饼干或者蛋糕。

 

距离邱非生日还有十天的时候,乔一帆便央求母亲教自己做生日蛋糕,乔母本来想着高二学习任务重,又有晚自习,担心乔一帆身体吃不消,然而禁不住自家儿子的要求,便应下了。

 

由于忙着做邱非的生日蛋糕,那段时间乔一帆睡眠时间极少,导致白天上课总是打瞌睡,邱非心下奇怪,可是问了又被乔一帆糊弄过去,没办法邱非只能暂时担任起记笔记的重任,或是在乔一帆迷迷糊糊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时在旁边提醒答案,结果有一次邱非提醒声音太大了,老师一气之下把两人叫出去在外面罚站。

 

邱非和乔一帆两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乔一帆绷不住捂着嘴巴笑了起来,邱非看着笑得眼泪都出来的人,不由得也勾起了嘴角。

 

邱非生日当天的晚自习,乔母打电话给班主任说乔一帆生病了,请假,然后又说自己店里有一笔大单子走不开,乔夫出差在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希望乔一帆的同桌放学后能把作业和书本送到自己家里。

 

得到班主任的答应后,乔母对着坐在凳子上乔一帆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又对着虎视眈眈看着餐桌上食物的乔父一肘子,道:“多大人了,这是咱儿子给他朋友的!”

 

乔父是十分夸张的捂着肚子,断断续续道:“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

 

乔母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两人打打闹闹等着邱非的到来。

 

终于门铃响了,原本乖巧坐在椅子上的乔一帆嗖的冲到门口,然后示意父母赶紧藏起来,见父母已经就位,乔一帆这才把门打开,将邱非迎进来。

 

乔一帆一边握着邱非的手腕走向父母所躲藏的地方,一边说:“我父母不在家,你在这里休息会儿吧,我给你倒……”

 

话还没说完,下一刻便被“嘭”“嘭”两声礼花响打断了。

 

五颜六色的纸片和彩带纷纷扬扬的落下,乔一帆看着呆愣着不知所措的邱非觉得好笑,从母亲手中接过帽子,趁邱非还没回过神的当口,踮起脚给邱非带上,随便呼噜了一把邱非的头发,笑嘻嘻道:“生日快乐啊,邱非大大~”

 

邱非仍是懵懵的,“你不是说你生病了,父母不在家吗……”

 

乔一帆领着邱非坐到餐桌上,拍了拍邱非的肩膀,解释道:“骗老师的啦,不这样做,你会来我家吗?”

 

乔父调侃道:“小朋友你不喊喊人吗?”

 

邱非立马站起来给乔父鞠了一躬,头上的帽子都掉下来,结结巴巴说“爸爸……不叔叔好……”

 

因为太过紧张的口误,惹得乔家三人哈哈大笑,乔一帆道:“邱非你比我小一岁吧,叫声哥哥!”

 

邱非有些窘迫的站着,脸红通了,一时之间不该如何是好,乔一帆也是见好就收,不再闹腾,迫不及待的给邱非点上蜡烛,催促邱非许愿。

 

乔母在一旁补充道:“小邱,这个蛋糕是一帆自己做的呢,这几天一直打瞌睡麻烦你照顾了。”

 

乔一帆不好意思的喊道:“妈……!”

 

听了乔母的话,邱非偏了偏头,眼神直直的看着乔一帆,后者被邱非看的更加害羞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拿着打火机就点蜡烛,一副我不听,我不知道的模样。

 

蜡烛点好后,乔父被乔母赶去关灯,火光摇曳,乔一帆看着闭着眼睛许愿的邱非,也许是因为蜡烛的缘故吧,暖黄色给邱非原本冷峻的棱角添了几分柔和,乔一帆一时移不开眼睛,下一刻邱非睁开了眼,乔一帆便冷不丁的掉进了邱非幽森的眼眸里,那里面似乎有无数情绪交织在一起,乔一帆看不懂,却不由得想要靠近一探究竟,却不曾想自己因此陷了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TBC

上篇: @五龙。 

下篇: @德困大魔王 

能不能圆回来就靠你了德德!



评论(14)
热度(52)
  1. 熙宥左手一只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熙宥的冷cp仓库
    我……😭😭谢谢大家!!!!

© 左手一只鸡 | Powered by LOFTER